若羽liar推了下隐形眼镜问

温柔是什么

看了看自己的文最新一次更新在九月份还是篇旧文,emmm,虽然没什么粉,但是还是感谢你们不取关之恩😘

(。ŏ_ŏ)原稿找不到了,从微博搬过来吧。

摸鱼,大概是些签绘(◉ω◉υ)⁼³₌₃

梦里面圆满的结局

一开学怎么感觉水准下降了这么多呢(呸,你根本没有水准)

“武崧武崧武崧别睡啦!”
勉强的睁开眼,看见白糖叉着腰站在床边,武崧心里一紧“丸子……?”
对于叫他的声调上调白糖挑起眉“臭屁精你不认识我是怎么的?睡傻了吧你?”
“不……”他挠挠头整理一下凌乱的思绪“我好像做了个梦。”
“什么?”准备起身离开的白糖停下脚步看着他。
“你,不是离开我了吗?”
“哈?”不可置信的语气。
白糖戳着武崧的头“你这家伙是真的傻了吗?我什么时候离开你了?咱们两个都在一起这么久我都打算和你过一辈子你……”
“丸子……”武崧轻轻揪住白糖的衣角“你真的是丸子吗?这些话,不像是从你嘴里说出来的……”
现在的他说话有点吞吞吐吐眼神也一直在躲闪,他不敢正视白糖疑惑的眼神。
“你这个白痴说什么呢?”
白糖轻轻环住武崧,武崧真的懵住了,这个真的不是这丸子平时会做出来的事。他想推开他,但是他很没用的松手任他环抱着,他太依恋这种感觉了。就这一会,真的就一会,一会就好……
武崧缓缓睁开眼,身边没有白糖,没有温暖的怀抱,什么都没有,有的只有他自己。
一瞬间,恍惚当初的庄周梦蝶,到底,那一边是真是的那一边是梦。焦躁地眉头紧锁,模糊的记忆。
一个月前,白糖结束了他们的长跑,没什么原因,没什么理由,短信上简单的三个字。
纵然心颤抖的不行,他还是什么都没有问,手指停留在键盘上好久却打不出字来。半个小时的时间,一个“好”结束了所有的美好。
看着熟悉的房间,一切关于你的痕迹再也找不到了。抓起桌子上的三唑伦片不管多少的就灌了下去。这样就可以在另一边见到你了,这样,你就不会离开我了。
希望你不要再遇见我这样的人,敏感、缺爱,总是乱想,真的让你很累吧。又希望你遇到我这样的人,因为我这样的人,真的好爱好爱你啊。

逝去的你——题六 墓碑上的花该换了

他们都不懂我,是的,没有人懂我。
也是我的行为太古怪。打败黯“英雄”来做了个守墓人。
呵,英雄,是啊。这是所有猫民眼中的英雄。也是我以前追崇的最高荣誉。这是我的梦想,如今我实现了。当初的一腔热血也因你的离去被冲淡了。
墓园很静,四周环绕着苍翠的雪松。安眠在这里的人很少。本来很清净的地方因为你的到来曾名噪一时。但是,这就是人啊。一些东西时间长了就随之淡忘了。曾经我们的故事被大家口口相传,猫土上最大的祸害,这是传说级的存在。传说,是一个不可及的高度,他们达不到,仰视累了,就忘了吧。阴天,像是不点灯的房间,思绪静静地沉淀,白糖,每一次的这种天气,我都比平常更加的想你。我起身离开我的小屋,慢慢的向你那里渡步。老朋友,我来看你了。
现在来看你的人一年比一年少。你墓上的花也很久没有换了。毕竟祭拜的人少嘛,我的工作量也随之减少了很多。不知道今天会不会有人呢?
那真是漂亮的花啊!小小的白丁香,一朵挤着一朵,花冠形状,我甚至能想象祭拜者轻轻将花冠放在你碑上的样子。
雨,还是来了,点点滴滴洒落在地。我静静的站在雨幕中,没有躲避,清冷的雨打在我的脸上。像是有让我清醒清醒“你的做法不符合世人的常态。没有人会愿意抛弃名誉荣耀在这种地方荒废时间。”清醒吗?我不太明白,我到底是醉的还是醒的?我只知道我做了一件世人不太理解的事。我自己也不太明白意义何在的事。只不过我的心告诉我,这样做没有错。这就够了。
小小的花瓣被雨水一遍一遍地冲刷着,雨势没有见小的意思。终于有的花瓣经受不住从花盘脱落,散在石碑各处。因为花瓣的褪下,小小的花心受着暴雨无情的摧残。我不想再看下去了,我闭上眼睛,脸上有道温热的暖流。雨怎么会是温热的呢?
终于,天上的人啊,哭累了。从湍急到淅沥,再到最后的晴空万里。这就是夏天的雨啊!
打散的花冠趴在你的碑上,花瓣无力地垂着。我看着凌乱的花。抬手,一把把它扫落在地
是时候该换了呢。
                    
                                                              END
                                                           若羽liar

相框里的黑白遗像


    许久没有来你的房间了……矮小的屋子里满是灰尘的味道。记得你刚刚到星罗班时对它的嫌弃,嘛~丸子嘛,反正你也不是很高大。
我想进去,又不敢进。刚刚抬起的脚就悬在空中。
从上次与黯的战斗,就再也没人来过。不论是我,小青,大飞,婆婆,师父,师兄,豆腐或者汤圆。我们好像都在不约而同地回避着什么。仿佛只要自己不去亲自验证,你永远窝在这里偷懒。
最后我还是关上了门,我很没用吧……
你的屋子外,长满了杂草。门前的石路也被苔藓占领了。这里对于现在的星罗班来说,可以称为禁地一般。
平日里大家的谈话中,也会避开“白糖”“丸子”的字眼。好像你从未出现过。但这些做的越多,你的名字,你的笑容,你的声音,你的一切越在我们心头挥之不去。
回到我自己的房间,我翻出藏在屋顶上的照片。相框很干净,上面你的笑容还是一如既往的自信。只是,本应流光的眼睛,没有昔日的光彩。
嘛~黑白相片嘛~要什么光彩?
大飞来喊我下楼吃饭。我踌躇了一下,没有放下相框。在大家惊异的目光下,我在你的位置放下了它。
强硬挤出微笑的我“丸子今天想吃东西了。”
沉默……尴尬的沉默……
许久,大飞拿了一只干净的碗,放了一碗你喜欢的八仙鱼丸面。和以前一样。葱白的面反射着油亮的光,碗旁放着两颗分量不小的鱼丸和几块鲜美的鱼肉,浓郁的汤汁浇在两旁点缀正好的青菜和胡萝卜上。碗里散发着热气,模糊了你的脸。也模糊了,我们的眼睛。
夜晚,悄然将至。清冷的月光下,你的相片泛着银光。我和衣而卧,略略有些困意。没将你的相片放回那冰冷寂寥的顶棚。一直称为相片。是不是不太好?但是没有办法,就是不想提那个“遗”字。
轻轻摩挲着你的面容,困意沉沉袭来。
……还没来得及……说晚安呢……

                                                       若羽liar

七夕贺文?不存在的。

旧文|。・・)っ
恢复我刀教的身份

久违的一更 小甜饼一个 欢迎食用|・ω・`)

温馨向三十题 武白 全篇高甜大甜饼

    这次代替蝌蚪发一下dalao们的甜饼 o(╥﹏╥)o
大佬们的文棒到爆炸!!接下来欢迎食用❤
艾特dalao们 @辰默_无语  @flying tadpole  @云彩音符

08.早安吻                                      
by.蝌蚪
   武崧和白糖刚开始同居时,还没有什么太过亲密的举动,干什么都别别扭扭的,关系甚至没以前那么亲密了,这让白糖很是烦恼。
  他便去咨询了一下作为“情感专家”西门,这家伙一定有好主意。
  “这样啊……”西门端起酒杯晃了晃,“没关系,很正常,小情侣刚同居时都要有一段磨合期,过去就好。”
  随即他又想起了什么似的。
  “不过……”
  刚松了口气的白糖又紧张起来。“不过什么?”
  西门没有马上回答他,抿了口酒。
  “哎呀!你就别兜圈子了!”白糖有些暴躁地把西门的手按住。“快说!”
  “你还挺在乎他的嘛~”
  “废话!我当然在乎!”
  “呃!”西门有些汗颜,不愧是白糖,他本来还想用这句话让白糖脸红一下,结果这家伙这么爽快就承认了。
  “武崧这个人,讲真,你要是不主动点的话,恐怕这磨合期是过不去了。”
  “那怎么办?”
  照我说的做,西门扯出一个“专业”的笑容,在白糖耳边嘀咕了几句。
  “真的要这么做吗?”白糖有点犹豫,说出来的话真挺不好意思的。
  他回到家,推开门,客厅只打了一盏台式灯,光线很暗,把周围照得一片昏黄。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武崧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他旁边,把白糖吓了一跳。
  “我……去和西门聊一会。”
   “哦。”
   接着就是沉默。
  “以后记得早些回来。”
  “我早回来干什么,你也不陪我说话。”白糖有些生气,声音却小到只有自己能听见。
  “你说什么?”
  “没什么。”
  “那去睡觉吧。”武崧转过身,向卧室走去。
  白糖看着他的背影,也不知道从哪来的勇气,跑上前抱住了武崧。
  “武崧!”
  “丸子!你发什么疯!”
  “那个……明早我要一个……一个……”
  “一个什么?说啊,给你买。”武崧有些无奈,”先放开我。”
  “一个吻……”
  白糖明显感觉到武崧的身体停顿了一下。他把头深深地埋在武崧怀里,不敢抬头看他。
  “莫名其妙。”
   武崧推开他,头也不回地走开了。
  “不给就不给!你以为我稀罕吗?”
   白糖强忍眼泪,努力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但还是赌气地睡在沙发上。
  “武崧这个混蛋!混蛋混蛋混蛋!”
  白糖的气来的快,消的也快,不一会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白糖发现自己居然躺在了卧室的床上,而且武崧居然还没起床,一只手撑着头,一动不动地盯着自己看。
  “你怎么……”
  话还没说完,武崧一下揽住他,深深地吻住了他。
  “!!!”
  这个吻持续了很久,白糖一开始还有些抗拒,但很快就沉迷其中,有意无意地回应着武崧。 直到白糖因为缺氧含糊地“唔”了几声,这个吻才结束。
  武崧看着还是有些迷糊的白糖,轻轻地笑了,眼中的宠溺再也隐藏不住。
  “早安吻,丸子。”
  白糖这时候才想起来前因后果,顿时脸红了一大片。别扭地偏过头不去看他,然而嘴角还是忍不住翘了起来。
  “哼……莫,莫名其妙……”


09.永不忘的手机号码  
by.云彩
“请问你nc叫什么?”
“你是妹子还是汉子?”
“这服装好逼真!是自己做的吗?”
“你有cp吗?”
“.......”
此刻白糖的内心是崩溃的,原本答应了小青过来参展只是为了好玩,哪想到会被一群人围堵追问。他一面要听小青姐的严厉叮嘱不要毁了形象,一面又要顾着不远处武崧投来的不满的目光,尴尬得体会着“前有猛虎后有追兵”的感觉。
他平生头一次后悔自己拥有这样“帅气”的面容,一边碎碎念明月姐的化妆功夫怎么这么好,把他一个男孩子生生化成了小萝莉!这让他如何面对眼前向他讨要电话号码的糙汉子?
便动着歪脑筋想,突然他嘴角弧出一抹贼笑,脑子里鬼点子横飞:
只要我写一个假号码,反正下次不来了,我看他怎么找我!嘿嘿嘿!
随即便拿起,笔大手一挥,“唰唰”得写下了一串不属于自己的电话号码,笑得像个奸商!
结果只是过了两天后,武崧莫名其妙得被不少人打来说要找白糖,他才猛然意识到这事情不对。然而一切思想工作都是徒劳,他早早得就被武崧抓起来,以“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方式逼问:
“说,为什么把我的手机号随便报给别人?”
白糖心知做错了事,乖巧得坐在那缩了缩脖子,十分尴尬得笑着解释:
“诶嘿嘿,你别生气,我也不是有意的嘛。反正也没什么大损......失。”
他话还没说完,就感受到对面一道凶神恶煞的目光投过来,似乎是不满他的答复,四周透着一股子酸味儿,就这么死死盯着他。
过了好一会,白糖见自己吃力不讨好,索性一下子变回原形,气鼓鼓得扭头嘟囔着:
“哼!这生的哪门子闷气,我都道歉了还想怎样?我不就是出门前没把你的号码背熟吗,不然谁会把这个告诉别人啊!”
他心虚得去看武崧的脸,然而当对方觉察到自己的意思时又快速得收回眼神,撇撇嘴心里一阵慌张。
白糖大概是打死也不会告诉武崧,出门前除了110就只背了他的手机号了。



10.不得已的大扫除 
by.云彩
开着空调,看着电视,手里捧着半个西瓜正一勺一勺往嘴里送的白糖一脸惬意得窝在沙发里享受着夏天。
武崧坐在旁边看着他吃出一嘴的汁水,无奈得伸手想拿点纸帮他擦擦,却看见他如狼似虎得吃相选择默默吐槽并暂缓此计。
看了看电视里修的老电影,他有些无聊,便起身向书房走去,边走边对看得正入迷的白糖告知了一句:
“你看吧,我去书房看书了。”
白糖眼珠一撇,知道他已经进去了,又转回来继续看,回了他一句,便不再搭理:
“哦!那好吧!”
白糖知道武崧不太喜欢看修的电影,毕竟自己放了很多遍,所以也不拦着他,免得事后又像上次一样说自己耽误他时间。
“切!知道还看......”
吃着吃着西瓜就见底了,白糖从沙发上懒散得爬起来,去厨房换了一块回来,看着电视里的电影,他突然想起他和武崧刚同居那会儿,他正好看着这部电影,还被武崧嫌弃了几句:
“我说你都看了几遍了?你不腻,我可看不下去了。”
“切!没品味!这叫经典!你个臭屁精是不会理解的!”
“哼,你个丸子!那你有本事,别拉着我在这跟你一块看!”
“切!我哪有!你有本事就走啊!”
......
结果不知不觉,在争吵中,他们就把那部电影看完了。
明明是争吵,却让他突然感到有些温馨,嘴角不由自主得微微翘起,发出一声轻轻的嘿笑。

“哎呦!嗷——”
一阵惨叫传进屋里,武崧立即推门而出,映入眼帘就是一片狼藉,转眼便看见了倒在一地鲜红的白糖。
“丸子!没事吧?”
随机便冲上去把他扶起来,眼里难掩得急切。白糖缓过劲了,便抱着头嗷嗷叫疼,不过只持续了一会,然后就对武崧解释着:
“额嘿嘿,刚刚一不留神,踩着牙签筒就摔了,然后又碰倒了台灯,还撞翻了垃圾桶,可惜把西瓜给砸烂了,那肯定很好吃,你看看这汁儿!”
说着还特别惋惜得指了指一旁死于非命的西瓜,还有那满地的汁水。听完过程又是松了口气又觉十分无语的武崧,看着眼前这个倒霉蛋丸子哭笑不得。谁知武崧突然一把把他扔回那滩西瓜汁里,转身走向阳台,留白糖在原地懵逼。
等他回来的时候,手里便多了根拖把和扫帚,看上去面无表情得递给白糖一根,说的话却让白糖震惊懊悔的心思都没了:
“反正也乱了,大不了一次性来个大扫除!不过,不打扫干净,今晚就没有鱼丸!”
“!”